卖报文学

首页 穿成修仙文炮灰女配后
字:
关灯 护眼

第731章:法空

        佘子江不由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清一,你有多少需要净化的器物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清一想了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像挺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路,从初入修仙界,走到如今,她去过的地方不少,尤其是那几个古战场遗迹,得到的稀奇古怪的东西也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佘子江嘴角不由抽了抽。

        幸好他开口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清一,你若是信得过为师,为师刚好认识一个佛门修渡恶道的大师。而且你若是拿这些东西交给那些渡恶道的佛修,是可以当成一种交换的,修仙界也有不少修士为了得到佛门的东西,用其他的东西与他们交换,这也算其中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下子,沈清一眼里的光更亮了几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这是,不但可以度化那些东西,还可以得到一笔不菲的东西啊!

        赚了!

        自家徒弟眼睛发光的模样,让佘子江感到好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又想到自家弟子这几十年,几乎有大半都是漂泊在外,而且还是危险重重,佘子江又不由感到心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傅,那你可以把那个大师介绍给我吗?或者我把那些东西交给师傅,师傅去帮我换?”

        佘子江揉揉沈清一的脑袋瓜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些无奈又欣慰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他身为师傅却无力保下自己的徒弟,他们师徒两分散这么多年,自家徒弟对他还是这般信赖,说不欣慰,那是假的,可是又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    修仙界,并不是所有的师傅,都配做师傅,防人之心不可无的道理不仅仅是用在朋友和陌生人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此刻,佘子江却说不出训斥的话,只能不断让自己努力,努力不要辜负了这份信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傻子,看你模样,那些东西可能有些来历,若是交于那大师,还能结下一份因果,于你而言,或许才是更好的机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毕竟有些东西,可不是灵石能够衡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清一突然懂自家师傅话里的意思了,转了转眼珠子,随即笑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人进入菩提树海后,就沿着两大佛寺特地给树海开辟的道路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待到中心处的时候,看着两条岔开的道路,佘子江带着沈清一选择了一条靠西的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边是罗空寺的方向,那边是清风寺的方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傅要找的佛门大师是罗空寺的大师?”

        佘子江点头,一边手里掐诀,一边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年为师外出游历,与那位佛门大师也结下了交情,只是那位大师修的是渡恶道,要不是常年外出度化恶道,要不是就是闭关修炼,所以近年来,倒是见面的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佘子江的语气中不免充满了感慨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当初他们年少时,还曾一同历练过,不仅仅是那位佛门的大师,许多其他的朋友也是交情不错,只是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。

        交好的朋友,陨落的陨落,中途走上陌路的也不是没有,渐渐失去联系的更多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越是到高阶修为,修士一个闭关,或许就是百年之久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每个人的每一段路,总会遇到不同的人,新人来,旧人忘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清一可放心,最近修仙界迎来大变,如今云泽大陆内的各大势力,高阶修士,除去那些闭死关的,能够出来的几乎都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佘子江带着沈清一快速穿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待解决了那些器物,师傅再带你好好的看一看这菩提树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到达落空寺的时候,早有佛门弟子在门口相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弥陀佛,法德见过佘真君,见过清一道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法德,你师傅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来人正是法空的亲传弟子法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傅听闻真君今日要来,已经在禅院等候着了,特让小僧来带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清一跟着自家师傅后面,法德在前面带路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路上,倒是没有遇到其他的僧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佘子江倒是没有忌讳,开口向沈清一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法空大师习惯一个人静修,而且这里有阵法存在,所以其他的佛修一般踏入不了这片地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没过多久,二人便来到了一座木质禅房前,带路的法德也行了一个佛礼,便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禅房的门自动打开,二人也看清楚了那坐在茶几旁沏茶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法德的样子让沈清一微微诧异,原本以为与自家师傅有交情的大师,应该是一位与自家师傅年纪相仿的佛修,可是坐在茶几旁沏茶的法空大师却已经胡须眉毛皆白,脸上和手上也都是皱纹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匆匆瞥了一眼,沈清一立马低下头,恭敬的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    法空见二人来了,给二人都添了茶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弥陀佛,二位远道而来,贫僧就以茶相迎了,请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佘子江坐下,也示意沈清一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清一对着法空大师行了一个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坐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清一依言,坐在了自家师傅旁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位小施主便是你那小弟子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佘子江点头,喝了一口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便是我最小的弟子,沈清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清一见过法空大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必多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清一抬眸,恰好对上法空那双睿智的双眼,法空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贫僧早就听闻过沈小施主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法空的心中此刻是欢喜的,最近几天,他就感觉到自己的运势要发生改变。

        几番演算下来,竟然发现,他即将要迎来一笔不菲的财富。

        于他而言,什么是真正的财富?

        自然是那些有助于他修行的东西!

        而也在今天,他算到有客从远方来,联想到近日的财富,法空便有了底。

        知道是佘子江的时候,他还微微诧异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当看到他身旁的那个小姑娘的时候,法空又突然有了一种,原来如此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清一的事情,不仅仅在云泽道门出名,在妖修,魔修,佛修这边照样出名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眼前这位小施主过往的经历,法空几乎已经笃定了他那份财运怕就是这位带来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法空,今日我前来,是与你谈一笔交易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佘子江倒是不担心法空会暴露什么,别人或许不知道,但是佘子江却清楚的知道,法空的另一层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落空寺的守寺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他这样的人,应该是更忌讳因果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