卖报文学

首页 穿成修仙文炮灰女配后
字:
关灯 护眼

第725章:愿

        散落一地的曼陀罗灯盏,终于吸引了不少修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然而罗婆婆的脸色已经彻底难看了起来,纵使对面的越西城身上已经被这里的阵法规则限制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年轻人,还是不要太狂妄为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曼陀罗灯盏掉落地上的那一刻,里面的灯芯便化作灵光消散,看着满地的曼陀罗灯盏,罗婆婆深深的看了一眼越西城,便身形一闪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灵力平息过后,越西城才感觉自己身上的禁锢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被罗婆婆扔下的曼陀罗灯盏,还孤零零的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被阵法反噬的滋味并不好受,衣袖下的手微微颤抖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看着那凌乱的灯,越西城眸色越发深沉,慢慢低下身。

        伸手轻轻捡起一盏盏灯盏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在手触碰到灯盏的那一刻,一股炙热的温度从灯盏上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在那一刻被扭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子!放手!这灯盏上有魂修的业障之火!”

        越老的话在识海中响起,只是越西城并没有松手。

        痛,不仅仅是身体,神识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会受伤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越西城眼底血色越发浓郁几分,身体神魂的疼痛,还有胸口的难受,压得他仿佛有些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执念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当然知道,这其中的艰辛,他也知道,最后的结果他也不是没有料想过,只是心里总是存了那么几分侥幸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若是他努力修炼,变得强大了,若是他的陪伴和付出,她感受到了,若是强大的自己报仇后还活着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太多太多,都成为了他的执念。

        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可是这些都仿佛看不到尽头,当这些被人捅破,被所以人不看好,被世间不认可的那一刻,越西城只感觉胸口压着的那一口气,快要让他窒息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放手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感受到越西城神魂的震荡,越老又惊又怒。

        越家,什么时候多了那么多的痴情种子?!从前……如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周围空气震荡的更加厉害了,眼看阵法反噬要再次降临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只手猛地推开了越西城握着的灯盏。

        感受到熟悉的气息,越西城浑身上下的戾气不由猛地一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他竟然有些忐忑,明明十分想要出现在她的面前,此刻竟然胆小的不敢正眼去瞧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清一看着低着头一言不发的越西城,不由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满地的曼陀罗灯盏。

        执着的越西城,周围已经围拢了不少修士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清一皱了皱眉,弯腰,伸手,就要捞起一盏曼陀罗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碰它!”

        越西城瞳孔不由猛地一缩,害怕那魂修的业障之火伤到她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沈清一的动作很快,在接触到曼陀罗灯的那一刻,灯盏周围的业障之火也自动缩了回去,并没有伤到沈清一半分。

        快步行走的罗婆婆不由一顿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沈清一快速捡起所有的灯盏,砸吧了一下嘴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能量竟然在刚刚自动往她体内涌。

        把灯盏收拾好,放到了越西城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不知道越师兄为什么这般执着于这些灯盏,是不是也因为发现了这些灯盏的特殊之处。

        越西城有些呆呆的看着自己怀里的灯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清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沈清一直起腰,淡漠的眼神看向越西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道友,莫要扰乱了黄泉梦境的秩序,告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再次转身离开的沈清一,越西城终于彻底回神。

        飞天在沈清一的怀里也睁开了半眯着的眼睛,刚刚离的近了,他已经隐隐感觉到越西城身上的不对劲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男修身上,有灵道宗功法的细微波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那师兄,别不是喜欢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盘空的声音回响,还带着八卦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上一秒,他还在与这小丫头讨论她情感的问题,下一秒就瞧见那越西城抓着曼陀罗灯不放手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灯盏除去能够祈祷姻缘,也就那点能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又不是沈清一,而且看他的气息,修的功法怕是也有些特殊,吸收那能量怕是不能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除去能量,那不就是姻缘了?

        而且那男修可是跟着他们一路了,飞船上除去沈清一,就是她师傅,总不能……喜欢她师傅吧?

        沈清一脚步一顿,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乱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是知道越西城越家被灭门之后,他的性情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,如今浑身上下的杀戮戾气也更加的浓郁。

        脑海中不由出现年少时,那个满脸笑意的越西城。

        造成这一切的灭门惨案,在他心中留下的伤害怎么会小?

        那么,一个心中充满仇恨,想要复仇的人,又怎么会去想其他?谈什么情情爱爱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沈清一手里拖着一盏灯,向着黄泉梦境最高的观望台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围升起的灯盏越来越多,越发梦幻的花海,让更多修士驻足观看。

        终于到了最高的观望台,一眼望下去,遍地的火红,灯光闪烁,升起的灯盏把周围照射的更加亮堂,红红与金白相互映衬。

        风吹过,看着一旁高高竖起的点灯柱,沈清一也跟着那些修士,把手里的灯盏往前放了放。

        瞬间,灯盏里的灯芯被点亮,一股能量从灯盏中蔓延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一个小姑娘见她还抓着灯盏不放,不由提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道友,赶紧许愿,放飞灯盏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沈清一微微侧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道友赶快吧,这个时候据说是许愿最灵验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清一点头,想了想。

        闭上眼睛,嘴角微微上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黄泉梦境上的神明啊,若是你能够听到我的祷告,那么请让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沈清一屏蔽了盘空,虽然盘空也有些好奇,不过也不再询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掌心中的灯盏越发炙热了起来,散发出的光芒也越来越亮。

        终于沈清一放飞了手里的曼陀罗灯盏,灯盏慢慢向上飞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黄泉梦境上的神明啊,若是你能够听到我的祈愿,原谅越西城的刚刚的无礼,请让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一些修士见越西城一个人点了那么多盏灯,不由微微咂舌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男修还忍不住打趣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道友,这还真是渴望一段姻缘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上下打量了一下越西城,发现他带着面具,不由心中猜测,难道是因为长得太丑?